岭南名俗
肇庆人的中秋怎么过?
节日,我们共同的日子
独具民俗艺术魅力的龙舟竞渡
潮州民俗文化的五大特点六大功效
民俗进城送戏下乡——我市春节期
湛江文车醒狮———美名海内海外
七夕节怎么来的?盘点那些你不知
论岭南民俗文化的现状与发展
首届阿里年货节腊八开幕:让老百
阿里年货节发起“非遗”众筹
 
抢救工程
工业遗产该不该从城市消失
在中国民间文化遗产保护中文化圈
文化遗产领域信息化及其发展问题
首届广东省民间文化技艺大师汇总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被誉
7届老委员冯骥才:继续推动非遗
韩国书艺申遗 自称《兰亭序》用
韩国“申遗”,我们该做什么?
专家座谈羌族文化抢救与保护
大地震后抢救保护羌族文化
 
各地民协
惠州民协新春艺润万家送欢乐
记住乡愁 逐梦民间——记惠
首届惠州市民间艺术博览会圆满成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网上召开学
清远市民协召开主席团会议,推进
深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第四次会员
中山捧回珠三角咸水歌会“创作金
南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挂牌成立
揭东工艺美术协会成立 文艺界
惠州市民协网上学习十九大精神
 
当前位置:首页 >独具民俗艺术魅力的龙舟竞渡
独具民俗艺术魅力的龙舟竞渡
作者:刘介民 添加时间:2010.2.24 来源:本站
                                   
    赛龙舟是岭南端午节的一项重要民俗艺术活动,是传统民俗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广泛流传在中国民俗生活中,强烈地体现着中国民众辟邪、求吉、纳福的美好心愿和观念,深刻地影响着民族整体的生命意识。龙舟是氏族文化、宗教文化、民间工艺的载体,是民间喜闻乐见的有益身心健康的文化体育活动。番禺龙舟民俗艺术是番禺人亲水文化的一种表现,番禺有丰富的民俗艺术文化底蕴:龙舟竞渡充满夺锦激情,龙舟工艺模型大放异彩,传唱经典《龙舟飞歌》、广东龙舟舞蹈《飞舟》、鼓乐表演沸腾龙的血脉等等,这一切都体现了番禺龙舟竞渡独具的民俗艺术魅力。
    
    一、番禺龙舟的民俗艺术风采
    龙舟的民俗艺术最早当是古越族人祭水神或龙神的一种祭祀活动,其起源有可能始于原始社会末期。据《河姆渡遗址第一期发掘报告》称,早在七千年前,远古先民已用独木刳成木舟,并加上木桨划舟。《淮南子·齐俗训》:“胡人便于马,越人便于舟。”我国古代南方水网地区人们常以舟代步,以舟为生产工具和交通工具。人们在捕捉鱼虾的劳动中,比水产品的收获量;休闲时相约划船比速度,寓娱乐于劳动生产及闲暇中,这是远古竞渡的雏形。岭南沿海地区居多,古南越人以舟楫为家,善于与水打交道,为避免海上蛟龙的侵害,人们喜欢将船制成龙的式样。而龙是古南越人(即岭南人的祖先)的图腾,龙舟竞渡风俗起源于原始时代的南方,是越人为祈求生命得到安全保障所举行的图腾祭节日。
    龙舟的民俗艺术,包括“民间习俗”和“民间艺术”。龙舟一词,最早见于先秦古书历史神话典籍《穆天子传·卷五》:“天子乘鸟舟、龙舟浮于大沼。”预《九歌·湘君》中“驾飞龙今北征,邅吾道兮洞庭”,“石濑浅浅,飞龙兮翩翩”,[1]这里的所谓“飞龙”即龙舟。龙舟,即龙船,一般是狭长、细窄,船头饰龙头,船尾饰龙尾。龙头的颜色有红、黑、灰等色,均与龙灯之头相似,姿态不一。一般以木雕成,加以彩绘(也有用纸扎、纱扎的)。龙尾多用整木雕,上刻鳞甲。除龙头龙尾外,龙舟上还有锣鼓、旗帜或船体绘画等装饰。“龙舟竞渡”早在战国时代就有了,盛行于吴、越、楚。赛龙舟,是端午节的主要习俗。番禺龙舟的习俗可以追溯到三皇五帝的时代。据《山海经第十八·海内经》云:“帝俊(舜)生下禺号,禺号的后代为淫梁,淫梁生下番禺。番禺是制作船之祖师。”[2]番禺地处水网之区,人们的生活离不开舟辑。番禺人喜欢龙舟,早在南汉时,明月峡,玉液池(今广州越华路一带)就是竞渡场所。据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记载番禺龙舟竞渡的盛况:“五月时,洪流滂濞,放于百里,乡人为龙船之会;观者画船云合,首尾相衔,士女如山,乘潮上下,日已暮而未散。”[3] 番禺的“大洲龙船”在南宋末代皇帝赵昱南逃暂住番禺时就成为一种地方风俗,曾造一条龙船,并举行龙船游渡作为纪念。清王士祯《广州竹枝词》写道:“海珠石上柳荫浓,队队龙舟出浪中。一抹斜阳照金碧,齐将孔翠作船篷。”[4] 自清末起,番禺的茭塘司、沙湾司各乡都有“龙船景”,即按照自然地域、潮汐而约定俗成在某月某日进行龙舟竞赛或相互探访。龙舟聚集的地方,称之为“景”。乾隆年间李调元在《南越笔记》中追述广州龙舟盛况:“粤中五月采莲竞渡,至五日乃止。广州竞渡夺标较盛,有逾月者。……大洲龙船,高大如海泊。具鱼龙百戏,积物力至三十年一出。出则诸乡行以从,悬花毯、绣囊,香溢珠海。”[5]后来,番禺龙船形成质朴与华饰两大流派:“龙舟竞渡”和“龙船游渡”,即有“游龙”、“赛龙”成为番禺龙舟民俗艺术文化的特色。在传统民俗中,龙舟分为游玩龙舟、祭祀龙舟和竞渡龙舟,游玩龙舟和祭祀龙舟等活动。在急鼓声中划刻成龙形的独木舟,做竞渡游戏,以娱神与乐人,是祭仪中半宗教性、半娱乐性的节目。后来,赛龙舟除纪念屈原之外,在各地人们还赋予了不同的寓意。现在的广州龙舟赛,分“斗”龙船与“爬”龙船两种,斗龙船是竞渡,爬龙船是表演。斗龙船主要赛体力、赛毅力;爬龙船主要赛技巧、赛艺术。 
    
    二、龙舟竞渡活动的真正魅力
    番禺龙舟的风采不仅表现是一种民俗,更是一种民间艺术,即是民间工艺和民间技艺。在龙舟的式样、龙船景;龙船的制作、龙头装饰、龙舟装饰;龙舟竞技的龙舟鼓点、龙舟旗语等方面,都与民间美术、民间音乐、舞蹈、戏曲、杂技相关。龙舟也是一种造型艺术,与远古民俗信仰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古人为了祭祀神灵利用天然石材和木材雕刻成各种心目中的偶像,进行顶礼膜拜,虽都是凭想象创造的,都有一定神态,造型真实生动,生活气息浓厚。龙舟的身份特征,属于立体造型,也带有综合造型的性质。龙舟的船身的木材要选上等的杉木,因为杉木轻巧,船不笨重,船速就快一点。船头、船尾用樟木,这有两个原因,一是木质比较坚硬,二是依照民间习俗,樟木被视作神木,通常用来制作祭祀用品。这种与民俗有关的民间龙舟制作属于造型艺术,可以称为“民俗艺术”。但不能说所有的民间艺术都是民俗,我们研究民俗艺术,是以考察风俗习惯如何与艺术结合,如何利用艺术的形式以成风俗。艺术表现了某种风俗,有助于风俗的传播和发扬。传统龙舟很重视装饰。一般有头旗、尾旗、大单旗、长幡即宿称的百足旗、罗伞、罗架、木制神龛等装饰物。透过装饰物可以窥测出龙舟的氏族文化和宗教信仰。从中探讨精神上的意义,这是龙舟竞渡活动的真正魅力。如广东石楼龙舟上饰以龙牌、龙头龙尾旗、帅旗,上绣对联、花草等,还有绣满龙风、八仙等图案的罗伞。一般龙舟没有这么多的装饰,多饰以各色三角旗、挂彩等。古代龙舟也很华丽,如画龙舟竞渡的《龙池竞渡图卷》(元人王振鹏所绘),图中龙舟的龙头高昂,硕大有神,雕镂精美,龙尾高卷,龙身还有数层重檐楼阁。如果是写实的,则可证古代龙船之精丽了,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民俗的特点。另外由此印发出一种“采粽”,是按照可食的粽子用彩色丝线编结而成的多角形体。在采粽上挂着流苏,挂在衣襟的纽扣上或胸前,成为端午节的另一道风景线。龙舟装饰、采粽等都是一种参照。民俗学关注龙舟,作为使用的船,而民间艺术家关注的是装饰的龙舟和采粽,因为它们是工艺品。我们的问题是研究如何从可食的粽子受到启发,并注入了积极的意义,成为端午的象征和标志。
    龙舟竞渡活动的真正魅力还在于端午节的民族风俗传统流传着多种多样的风俗活动,如挂菖蒲、插艾草、佩戴香包,包粽子、饮雄黄酒、涂雄黄,赛龙舟、荡秋千、比武、击球等等,特别是吃粽子。赛龙舟是为了纪念爱国诗人屈原而兴起的。相传起源于古时楚国人因舍不得贤臣屈原投江死去,许多人划船追赶拯救。他们争先恐后,追至洞庭湖时不见踪迹。借划龙舟驱散江中之鱼,以免鱼吃掉屈原的身体。之后每年五月五日划龙舟以纪念之,形成民俗。民俗艺术是龙舟竞技的根、是一种实践活动。龙船竞渡前,先要请龙、祭神。如广东龙舟,在端午前要从水下起出,祭过在南海神庙中的南海神后,安上龙头、龙尾,再准备竞渡。并且买一对纸制小公鸡置龙船上,认为可保佑船平安。
    民俗艺术,源于大众文化范畴,历代仕宦将其视为“雕虫小技”, 难登大雅之堂, 但为民间大众所欣赏和喜爱。它以民众的生活为依托,甚至就是民众生活本身。吃粽子、赛龙舟、挂菖蒲、艾叶,佩无色丝、索、缕等民俗艺术更贴近“民众艺术”。从广义的民间艺术的深度和广度来理解,民俗艺术是一个较为宽泛的概念。除了民俗艺术之外,还包括民间的以精神活动为主的艺术形式。我们使用的“民俗艺术”或“民间艺术”一词,深入探讨她的内涵,是因为民俗艺术记录了历史的文明。民俗艺术是民间文化观念的物化形式,并与艺术学、美学、民俗学等密切相关。不仅蕴含了民俗内涵、科技内涵等,同时又富有深沉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以及独特的艺术思维观念,它是传统文明的“活化石”,同时又是现代精神文明的源泉。
    
    三、水乡龙舟丰富的文化内涵
    从古远而来的端午节,流传至今,说明它有文化内涵。端午龙舟竞渡能起到凝聚民心的作用。古人把龙舟竞渡与夏至节祭祀祖宗神明有机结合起来,把祭祀神明与驱邪除恶保境安民结合起来,使得人人都能感受到神明的保佑。龙舟竞渡活动在实际上的作用是从中获取力量和信心,积极向上。端午节本真意义的节俗有两大主题:一是消灾避疫,一是悼念屈原,反映着人们的意愿,依然具有现实意义。
    龙舟竞渡与龙图腾的宗教概念。早期人类生产力低下,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产生种种恐俱与疑惑,渴望能够征服与支配自然,在精神上神化自然、敬拜求告,于是就产生了宗教。宗教信仰和龙舟民俗艺术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龙舟竞渡起源于古代的吴越、荆楚一带崇拜龙、祭祀龙、模仿龙的仪式。是一种龙图腾,表示自己是龙的子孙并祈求龙的保护。每年五月初五举行盛大的图腾祭祀活动,荡起刻成龙型的独木舟,伴随着阵阵击鼓声在水面做竞渡的游戏,以取悦于图腾神。“龙的概念是种宗教概念,因而龙的起源、形成过程,也反映了中国先民原始宗教信仰的发展和演变过程。”[6]作为一项具有民族特色的重要的民俗体育活动,它已超出了体育的范畴.成为华夏民族种内在的、文化的、精神的内聚力量。
    龙舟竞渡与中国传统的民俗节日——端午节有关。“龙舟竞渡是中国年节活动中最具全民性和狂欢性的一项民俗体育活动,在战国,甚至更早的时期,赛龙舟活动使在吴越、荆楚、巴蜀等地流行了。”[7]农历五月初五的端午节的节俗活动是吃粽子、赛龙舟。单纯的节日娱悦,无法满足人们对民俗文化内涵的认同。因为龙舟不是人人都能赛的,粽子也不是人人都喜欢吃的。所以端午节有多种习俗,以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要求。概括来说:广泛采用菖蒲、艾嵩;缠挂各种端午索;用符图驱邪;饮用药酒,主要是蒲酒和雄黄酒;吃粽子;划龙舟或赛龙舟;姻亲交往等等。这些节日习俗的中心是祛毒禳灾,保健康,求吉祥。到了近代,端午节的娱乐和社交活动变得更加突出。增强了民族的凝聚力,满足群众的物质和精神需求。“民间游戏与竞技活动和节日娱乐活动的紧密结合,使活动形式呈现多样化、人型化和表演化的趋势,这对现代化的节俗游戏活动有很大影响。[8]
    龙舟竞渡体现爱国精神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特征。自从魏晋以后,纪念屈原和团结爱国就成了端午节的主题。我国史书及诗文中有很多这方面的记载。如南朝梁代吴均《续齐谐记》载:“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江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唐末文秀《端午》又云:“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9] 唐代诗人张建封的《竞渡歌》则语言明丽,细腻生动:“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鼓声渐急标将近,两龙望标目如瞬;坡上人呼霹雳惊,竿头彩挂虹霓晕;前船抢水已得标,后船失势空挥挠。” 反映了端午节最盛大的民间娱乐活动。张说《岳州观竞渡》诗“画作飞凫艇,双双竞拂流。低装山色变,急棹水浮华。鼓发南湖汊,标争西驿楼。并驱常诧速,非畏日光遒。”清代黄士瀛的《盘溪观龙舟竞渡》紧张热烈的竞渡狂欢气氛跃然纸上,“紫云宫前擂大鼓,乡人竞渡作重午。灵均孤忠自千古,凭吊遗俗遍三楚。朅来观者如堵墙,万目睽睽引领望。彩旗一挥百棹忙,踊跃直趋波中央。” “锦标一夺群披猖,旁观亦觉兴飞扬。”描写观众对龙舟竞渡的全心投入,既表达了龙舟竞渡的磅礴气势和空前盛况,也体现了一种爱国主义思想。
    龙舟竞渡也要与时俱进。在中国社会发展的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习俗和文化内涵。龙舟竞渡的内容和形式也在不断的变化中。两汉时,端午主要是避邪驱恶,宋代高承编撰《事物纪原》载,五月五日,“以朱索五色印为门户饰,以禁止恶气”[10]。吃粽子是其重要习俗。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战争频仍,所以人们最重视是避兵灾和延年益寿,用五色丝制成日月星辰、鸟兽等形状,上刺文绣、金缕,将之佩戴胸前,或缀在臂上。端午节有纪念忠臣介子推、潮神伍子胥和孝女曹娥等说。先充满原始崇拜和忠恕孝悌观念,后是屈原的爱国精神和高尚节操,因此端午节的主题和标志也有所改变。    龙舟竞渡是多元的。我国很多少数民族有龙舟竞渡之俗,而且各个地方有别。在岭南,有大河上下竞风流的五邑侨乡“龙舟竞渡”,有“龙舟之乡”美称的揭阳市乔林乡龙舟队,有采用独具地方特色“刁橹”表演的汕尾凤山龙舟队,人龙合一的湛江市雷州天地人龙龙舟队,腾龙健身的广州市海珠大塘村龙舟队,番禺区石楼镇“大乌龙”龙舟队,可以说岭南番禺龙舟竞渡各有各的特色。在我国广袤土地上的龙舟竞渡,既有纪念屈原的主题,也有纪念各民族自己的英雄的主题。但他们并未产生争执,而且能和睦相处。这就是一种和谐意识。由此可见,民俗艺术文化应当也可以是多元的。
    龙舟竞渡蕴含丰富的人文精神。赛龙舟具有体育和文化双重意义,由此历经千年而长盛不衰。赛龙舟是一种民间习俗文化,也是一种民间体育运动,体现出它的文化内涵和运动美感。龙舟运动的民俗艺术和文化内涵,同时揭示其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是必不可少的。龙舟比赛需要积极有节奏地敲鼓,运用肌肉力量向船后划水,齐心协力,默契配合,协调、和谐,合力向前才能取得胜利。龙舟竞渡可以促进人类心理健康,宣泄情感、净化心灵,促进人类生理和身体健康。这种竞争包含了运动者之间精神、心理、体能、技能等方面的较量。竞争与合作的关系表现得非常明显。端午龙舟竞渡还能起到友谊纽带的作用,要有患难与共,风雨同舟,同舟共济等合作精神和团队精神。举办龙舟节,可以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带动新型的经济形态,即节庆经济。节庆前后相当一段时期,可以带动的不仅是文化产业,而且能带动城建、商业、旅游、餐饮等系列产业,增进的不仅是广泛的社会效益,而且是现实而深远的经济效益。龙舟活动蕴含着无限商机,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可以激活一方经济,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
    龙舟活动体现了中华民俗艺术的鲜明特点, 寄托着中华民族的丰富情感、信仰和理想。她能为所有参赛者和观光者留下诸多美好记忆。龙舟赛事更是很多文人骚客捕捉灵感、展示才华的大好机会。千百年来,关于端午龙舟竞渡的诗词佳句不计其数,展现出端午习俗丰富的文化内涵。龙舟竞渡是我国项最具民族特色的民俗艺术活动。通过龙舟竞渡的多元的文化现象与当代的精神与物质财富创造的实际意义的研究,对进一步挖掘龙舟民俗文化资源、振奋民族精神、健康人类身心与创造社会财富具有重要意义。

————
[1] 郑杰文. 穆天子传通解[M]. 济南: 山东文艺出版社, 1992.
[2] 山海经第十八·海内经[M] 李荣庆,马敏注译. 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8. 
[3] [清] 屈大均著. 广东新语[M].. 北京: 中华书局, 1985.
[4] 见马溪吟编. 广州竹枝词[A].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 1998. 
[5] [清]李调元. 南越笔记(十六卷)[M] . 影印本. 石家庄: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6. 
[6] 沙莲香. 中国民族性[M ].北京: 中国人民人学出版社,1990. 
[7] 倪依克. 中国龙舟运动发展的文化研究综述. 湖南理工学院主办: 云梦学刊[J],2001(7).
[8] 仲富兰. 中国民俗文化学导论[M ]. 杭州: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6. [9] [唐] 段成式等. 撰古今逸史精编. 剑侠传等五种[M]. 熊宪光选辑, 胥洪泉点校. 重庆: 重庆出版社, 2000. 
[10] [宋] 高承撰. 事物纪原[M]. 上海: 商务印书馆. 1937. 

    
(刘介民:广州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责任编辑:周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版权声明
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龙口西路550号15楼,邮编:510635
粤ICP备13018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