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精选
肇庆人的中秋怎么过?
节日,我们共同的日子
独具民俗艺术魅力的龙舟竞渡
潮州民俗文化的五大特点六大功效
民俗进城送戏下乡——我市春节期
湛江文车醒狮———美名海内海外
七夕节怎么来的?盘点那些你不知
论岭南民俗文化的现状与发展
首届阿里年货节腊八开幕:让老百
阿里年货节发起“非遗”众筹
 
抢救工程 精选
工业遗产该不该从城市消失
在中国民间文化遗产保护中文化圈
文化遗产领域信息化及其发展问题
首届广东省民间文化技艺大师汇总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被誉
7届老委员冯骥才:继续推动非遗
韩国书艺申遗 自称《兰亭序》用
韩国“申遗”,我们该做什么?
专家座谈羌族文化抢救与保护
大地震后抢救保护羌族文化
 
各地民协 精选
惠州民协新春艺润万家送欢乐
记住乡愁 逐梦民间——记惠
首届惠州市民间艺术博览会圆满成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网上召开学
清远市民协召开主席团会议,推进
深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第四次会员
中山捧回珠三角咸水歌会“创作金
南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挂牌成立
揭东工艺美术协会成立 文艺界
惠州市民协网上学习十九大精神
 
当前位置:首页 >小洲村百年老屋拆,拆,拆
 
 
小洲村百年老屋拆,拆,拆
 
 
作者:陈文笔 添加时间:2014.3.21 来源:羊城晚报

      在今年年初举行的一次市规委会上,小洲村的保护问题引起热议。有规划会委员当场表示,“小洲村现在完全没有规划中的历史文化保护区应有的样子,到处都在盖房子”。

      近日,村里的租户陈小姐也向羊城晚报记者表达了一些对小洲村保护的困惑——自己投入十多万元将老房子装修成特色客栈,被强制断电断水,说拆就拆,而更心痛的是,周边的百年青砖老房,也都被拆得所剩无几。

      羊城晚报记者走访小洲村,发现目前村内多数老房子已被推倒重建,“存活”老房子不足三成。


      租户不满

      才刚重新装修

      突然说拆就拆

     “从2012年起,周边就一直在拆拆建建,我也很担心,多次询问房东是否有重建打算,他每次都否认,今年元旦我重新装修的时候,他来了   现场,还说就算要重建也是把自家另一套房子推了重建。”陈小姐告诉记者,客栈从2011年10月开业,前前后后已投入了超过十万元的资金装修,并且经营得“小有名气”。而如今,这间由旧式瓦顶建筑改造的特色客栈,门牌和电表均被拆除,赤裸的墙面露出,自然也没有住客

      根据陈小姐出示的合约,她与屋主简先生、简女士签订合约的期限为2011年10月15日至2016年10月15日,每月交租。然而在上月,房东却没有按以往在月中来收租。直到2月27日,房东突然出示了一份“危房说明书”,称这里马上要拆倒重建,让陈小姐在3月前搬走。

      “3月12日,房东把电表拆走,生意也没法做了。”陈小姐说,房东主动毁约,她希望得到约为一半装修款的赔偿金。陈小姐还认为,如果房屋真的是危房,那么至少有相关职能部门的鉴定标准,或者应由居委提前公告通知拆迁事宜,然而这些凭证房东都无法出具。

      而比起个人的收入损失,作为美院毕业生,陈小姐更加感叹“小洲古朴之美不复存在”。“我在这里做了两年多,几乎周边的青砖瓦房都拆完了,那些砖墙、天井,全都变成了千篇一律的‘城中村’。”陈小姐已经数不清楚有多少像她一样的老屋租户无奈离去,而且“永不回头”。“真正有韵味的、吸引人的东西都被拆掉,就不会吸引潜心专注艺术的人在这里流连,即便建起了全新的大楼,又有多少人会回归呢”


      实地调查

      要求“迁户”不止一家

      小洲古旧房所剩无几

      随后,记者来到不远处的房东简先生的家,恰好在门口遇到了骑着单车归来的简太太,但她眉头紧锁,丢下一句“无可奉告”就将房门紧锁,不愿回答任何关于租房的提问。

     记者在村里转了一圈,发现至少四处房屋都在进行重建工作。“叮叮当当”的装修声、打桩声随处可闻。从瀛水桥走入村内,一路都是建筑

      废料和灰尘。不少店铺也因此不得不半掩门庭。“现在都已经拆得差不多了!剩下我们几个,每天提心吊胆。”阿丽在小洲村经营休闲吧近5年,几乎是最早的一批租户,与陈小姐一样,她也是艺术专业出身。“最早租老房的,倒真是学艺术的人,有的想要找个地方落脚,顺便和朋友聊天、吃饭,有的想要展示自己的作品,出售独立设计。”

      然而在近两年来,由于小洲村“艺术村”的名气越来越大,“人多地少”,房东们有了新的想法。“一直有传闻说要整体升级改造,根据房屋面积算补偿费,很多人就想赶紧把房子重建或者加建,这样补偿拿得多。就算暂时不拆迁,现在艺术生那么多,建多点新房分开租给他们住,要比单独出租赚得多。”有村民私下告诉记者。

      由于近期有消息称,今年6月后小洲村将不允许拆除旧屋,保留“原址原貌”,因此“剩余的老房子,只要业主还有点钱,都想赶紧拆了重建”。因此,与陈小姐类似,包括“漫×邮”、“×海”等几家租户,目前都存在房东要求“迁离”的情况,也有几家店铺已经在上个月结业撤离。

      记者发现,新楼占据了小洲村超过七成面积,几乎千篇一律都是马赛克砖面、不锈钢窗户,而且不少是买卖服装、饰品等一些非原创产品的店铺。“我大概是四年前来过一次,小溪流水旁,美术作品就涂鸦在墙面上,当时感觉非常有趣,很自然、很随性的艺术创作,与这样一条古朴的村落里相映成趣,而现在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吵闹,太商业化。”记者偶遇来自杭州的设计师刘女士,她携带着速写本,但里面是一片空白——“没什么好画的,估计也不会再来”。

      (羊城晚报)

百年味道,风韵十足

充满水乡韵味的小洲村

古朴小洲

面对拆迁,店主很无奈

小洲村内拆建两忙

艺术气息浓郁的装潢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版权声明
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龙口西路550号15楼,邮编:510635
粤ICP备13018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