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精选
肇庆人的中秋怎么过?
节日,我们共同的日子
独具民俗艺术魅力的龙舟竞渡
潮州民俗文化的五大特点六大功效
民俗进城送戏下乡——我市春节期
湛江文车醒狮———美名海内海外
七夕节怎么来的?盘点那些你不知
论岭南民俗文化的现状与发展
首届阿里年货节腊八开幕:让老百
阿里年货节发起“非遗”众筹
 
抢救工程 精选
工业遗产该不该从城市消失
在中国民间文化遗产保护中文化圈
文化遗产领域信息化及其发展问题
首届广东省民间文化技艺大师汇总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被誉
7届老委员冯骥才:继续推动非遗
韩国书艺申遗 自称《兰亭序》用
韩国“申遗”,我们该做什么?
专家座谈羌族文化抢救与保护
大地震后抢救保护羌族文化
 
各地民协 精选
惠州民协新春艺润万家送欢乐
记住乡愁 逐梦民间——记惠
首届惠州市民间艺术博览会圆满成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网上召开学
清远市民协召开主席团会议,推进
深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第四次会员
中山捧回珠三角咸水歌会“创作金
南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挂牌成立
揭东工艺美术协会成立 文艺界
惠州市民协网上学习十九大精神
 
当前位置:首页 >乡愁,何以归依?
 
 
乡愁,何以归依?
 
 
作者:午马 添加时间:2016.03.02 来源:厦门网

龙岩市永定区乡村客家人担着贺礼走亲戚,祝贺婚庆、新房落成等喜事。(午马 摄)

  中国年,是中国人最浓重的乡愁。春节快来了,每逢佳节倍思亲,乡愁,在过年的氛围中爆发。

  最近几年,“乡愁”成了新闻热词。 从文化哲学的角度来看,乡愁是一种现代性话语,它是我们每个人在今天都普遍体验,但却难以捕捉的情绪。席慕蓉诗歌《乡愁》写道,“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每个时代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乡愁;乡愁年年有,为何今日甚?

  时代剧变下的乡愁综合征

  中国人今日的浓烈乡愁,是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文化、生态迅猛发展、急剧变迁的结果。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从乡村人口占多数到城市人口占多数,中国只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国家用一百多年走过的工业化道路。从2000年到2010年,平均每天有250个村庄消失,中国传统乡村社会无可挽回地走向衰落。2011年,中国统计学意义上的城市化率已经超过51%,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居住在城市的人口超过了在农村居住的人口,原先的乡土中国变成了现在的城市中国。两种文明演变历程在时空上急剧压缩,对人们的思想、观念、文化乃至生存环境造成的冲击,是空前的。

  农村的空心化,农业文明的分崩离析,以市场经济、消费主义为代表的工业文明的强势入侵,乡土社会的生存意义及价值根基失守,城市文明崛起但又未臻成熟,城市社会的根基未牢,无法成为新市民的精神家园和心灵休憩地。那些刚从乡村拔出泥脚迈入城市的新市民,茫然徘徊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精神家园乡关何处?乡愁无从寄托。

  对此,文化学者朱大可给出了“私家诊断”——中国人患了乡愁综合征:怀乡,促使你回家,但回家之后,又感到一切都变样了。他说,这本质上是身份的丢失。“乡愁者在都市和故乡,都无法找到或召回自己的理想身份。正是这种身份遗失,制造了令人感伤的双重疏隔:人与大都市有疏隔感,因为你不是这个都市的主人;人与故乡又有疏隔感,因为这个故乡不再认你为自己的乡人。”

  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眼中的基层中国社会,是充满乡土泥巴气息的,乡土性的。中国乡土社区的单位是村落,乡土社会是地方性,是生于斯、长于斯的社会,是以血缘为基础的差序格局的社会,乡土中国便成了农耕时代中国的典型特征。而今的乡土故园,早已不是原来熟悉的模样,《乡土中国再认识》认为,现代性冲击和改变着原先稳定的“乡”与“土”,进而也改变着“人”,乡土社会日益丧失其自主性,但又不同于城市的“陌生人社会”,成为一个“半乡”、“半土”的“半熟人社会”。“土地仍在,却没有了刻骨的依恋;家乡仍在,却失去了本体性的关联;熟人仍在,面目却日渐模糊……”

  农民工与新市民,不一样的乡愁

  当今中国,以居住地来区分,大致可分为农民、农民工和城市居民三种类型。现在的农民,极少守着一亩三分地过活,大多半工半农,离乡不离土;老一代农民工背井离乡,像候鸟一样,奔波于城乡之间,但最终大多叶落归根,回到生死于兹的家乡;而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则疏于农活,大都在城镇落脚,远离了乡土,但又在城市无法落户,成了乡村回不去、城市住不下的无根漂泊一代;据最新数字,全国农民工数量超过3亿人,其中进城欲望比较强的“80后”新生代农民工超过2.5亿人;至于改革开放后成功离乡入城的新市民,他们的亲人、家乡都在农村,甚至还保有一份乡间房产和原先分配的田地,这一血缘地缘联系,仍然牵扯不清。农民工与新市民,显然有着不一样的乡愁。

  作为城市化对象的农民工,正处在城市化过渡阶段的风口;他们的乡愁,物质、精神兼有;那些通过工作、上学、经商、创业、购房等,从农业户口转为城市户口,并在城市安家落户的新市民,这部分人的乡愁,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乡土社会的根仍在他们身上牵挂,身心无法完全在城市安放。乡愁,是正在经历城乡巨变这一代人共同的心理情绪。

  至于80后90后的新生代农民工,以及新城市人的第二代第三代,对他们而言,乡愁只是一个文字概念,家乡已离他们远去,化作一团模糊的影像。

  发展城市文明,让乡愁在城市安放

  乡愁是现代人对传统的眷顾,是对本民族精神的依恋。当下的中国,乡愁被重新唤起,并引起大家的心理共鸣,原因何在?这折射了我们时代具有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处于急剧社会转型的中国,该如何守护我们的文化传统并找到归属感?该如何建立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该如何拉近现代都市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心理距离?

  在现代工业文明社会,乡村与城市并存,维系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弥补着城市文明的欠缺。城市文明的发展,日益追求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所谓“望得见山、看得到水、记得住乡愁”,让城市成为人们的生活场所和心灵家园,让乡愁在城市安放、消解。因此,宜居城市的文明建设和精神培育尤为重要。通过美丽厦门共同缔造,厦门致力于构建“宜居”的人文和自然环境,致力于呈现一个“让生活更美好”的城市样本,把社区变成有温度的家园,让城市的陌生人社会不再冷漠,拥有让人感到扑面而来的温暖,人与城、自然与历史、传统与现代,和谐交融,让常住于此的人们忘掉乡愁,发自内心热爱这座城市,为工作生活在厦门而感到幸福和自豪。

  当今中国发展,城市化仍是主流。我们通过城镇化来实现中国式的城市化,同时通过新农村和美丽乡村建设,实现乡村社会在工业化时代的转型升级。通过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两条腿走路,以达致在工业化时代乃至后工业化时代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共处。当我们身处城市,拥有温暖身心的家园感、归属感、幸福感,乡愁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我们民族的精神将寻回家园,我们不尽的乡愁将找到归依。

  (文/午马)

  【相关图书】

  《乡土中国再认识》,王德福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11月第1版。

  《风口中的乡愁》,李明华主编,中国社会出版社2015年8月第1版。

  【链接】

     且借简帙寄乡愁

  2015年春节期间,复旦大学博士生王磊光一篇《返乡笔记》,在网上疯传。埋藏在千千万万人心底的乡愁,瞬时成为广泛的公众话题、新闻头条。其实近几年来,“乡愁”一直被关注,这方面的著作出版了一本又一本:梁鸿的《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熊培云的《一个村庄里的中国》,摩罗的《我的村,我的山》,黄金明的《田野的黄昏》,叶一剑的《乡愁里的中国》,李清明的《牛铃叮当》,李冬君的《青花里的乡愁》,冉云飞的《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陈忠实等的《每个人的故乡在沦陷(中国故事)》等,德国人赫尔曼·黑塞的《乡愁》前两年也出了中文版。

  ——摘自《风口中的乡愁》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版权声明
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龙口西路550号15楼,邮编:510635
粤ICP备13018143号